多拉多:接受吕征的道歉,感激她来拜候本身

图片 1

3月4日下午,河南建业俱乐部总经理郭光琪赴京,就中超首轮大连一方球员秦升严重犯规致建业外援多拉多右腿胫骨粉碎性骨折一事,将一纸诉状提交给中国足协中超联赛部、准入部,希望中国足协能够还建业俱乐部及多拉多本人一个公道。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郭光琪直言,“秦升虽然道歉,但回过头看,这不是一次轻微的事件,多拉多是受到恶意侵犯致伤的,我们希望足协能对此事作出公正决断”。

图片 2

3月4日下午,河南建业俱乐部总经理郭光琪赴京,就中超首轮大连一方球员秦升严重犯规致建业外援多拉多右腿胫骨粉碎性骨折一事,将一纸诉状提交给中国足协中超联赛部、准入部,希望中国足协能够还建业俱乐部及多拉多本人一个公道。

多拉多在中超仅亮相40分钟就遭此重创,从伤势来看,他本赛季职业之旅提前报销几成定局,由此给建业俱乐部带来的损失显而易见。他的重伤实际还引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类似的意外人员损失,作为行业管理部门的中国足协能不能对“受害”俱乐部给予一定的政策补偿。但对此,足球圈内部存在争议。从以往发生的类似案例来看,中国足协也很难在补充外援名额的问题上“开口子”。

虎扑3月4日讯据《周到上海》报道,躺在病床上的建业外援多拉多,已经接受了秦升的当面致歉,并表示自己会忘掉这件事情。

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郭光琪直言,“秦升虽然道歉,但回过头看,这不是一次轻微的事件,多拉多是受到恶意侵犯致伤的,我们希望足协能对此事作出公正决断”。

图片 3

在郑州的夜色中,秦升在大连一方俱乐部领队刘鹏等几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赶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东院区。在医院10楼北区的骨科三病区病房里,躺着在此前比赛中遭遇了右腿胫骨骨折的建业外援多拉多,而造成这名外援意外受伤的,就是秦升。

多拉多在中超仅亮相40分钟就遭此重创,从伤势来看,他本赛季职业之旅提前报销几成定局,由此给建业俱乐部带来的损失显而易见。他的重伤实际还引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类似的意外人员损失,作为行业管理部门的中国足协能不能对“受害”俱乐部给予一定的政策补偿。

外援多拉多粉碎性骨折

通过慢镜头回放显示,秦升当时是冲球去的,而当值主裁马宁也只是出示了一张黄牌,但给对手造成了身体如此巨大的痛苦还是让他感到内心不安。他在赛后第一时间就打听了多拉多的伤势,听说对手伤情严重后,主动提出前往医院向他道歉,但当时因为没有车,延误了一些时间。很多朋友发消息给他询问情况,他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自己并非故意,当时是摔倒压在了对方腿上。

但对此,足球圈内部存在争议。从以往发生的类似案例来看,中国足协也很难在补充外援名额的问题上“开口子”。

本赛季报销几乎成定局

病房里,建业主帅王宝山也陪在多拉多身旁,看到秦升的第一时间,王宝山和病床上的多拉多主动向他伸出了手。秦升通过翻译向这名外援表示歉意,“真不是故意的,不是说真心想去铲你。”多拉多告诉秦升,“我接受你的道歉,而且也很开心看到你过来,并对我说这句话。”他用自己善意的微笑宽慰秦升,让他不要受这次事情影响,“这种伤病在足球圈里也应该属于正常,我会把这事情忘记,不会记在心里,也希望你忘掉它。”秦升则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我真不是故意的。”

3月4日,在中超首轮比赛中被对手犯规导致右腿胫骨粉碎性骨折的建业外援多拉多在郑州接受了手术治疗。虽然手术比较顺利,但从医院反映的情况看,多拉多遭遇如此重伤,本赛季全季职业之旅彻底报销几成定局。

在这次探望过程中,两人一共握了三次手。临走,秦升再说一声“对不起”,多拉多则再一次安慰他“放心吧没事的。”虽然正遭受断骨的伤痛,但巴西人心态很好,他甚至笑着秀了句中文,“谢谢”。

在新赛季国内足坛转会冬窗已于2月28日关闭的情况下,建业俱乐部依规已来不及更换外援。从技战术角度来说,多拉多作为前巴甲射手王在中超首度亮相就用进球证明了自身价值,他对建业队竞争本赛季各项赛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多拉多的不幸遭遇让建业俱乐部既难过又气愤。虽然作为侵犯多拉多主角的一方球员秦升赛后亲赴医院探望多拉多,并向后者致歉,但他所作“我不是故意”的解释,并不能被建业俱乐部所接受。

建业总经理赴足协

寻求给予公正决断

4日下午,建业俱乐部总经理郭光琪出现在中国足协位于北京东四环外的办公楼新址。“是的,我专程为多拉多重伤这件事到中国足协来。很难说我提交的东西是申诉书还是情况说明,但俱乐部经过慎重考虑,从尊重事实的角度出发,还是要对这个事情讨个公道!确切地说,就是对秦升这个动作及其造成的影响,我们希望中国足协能够给予公正决断”。

对于秦升致歉,郭光琪表示,“回头看,这不是一个轻微的事件,抱歉不能代表不负责任”。通过翻看图像资料,建业俱乐部认定,“这次犯规的起因是对方16号球员,在自己完全不可能触及到球的情况下,为了挽回自己被突破、防守失误的颜面,意图破坏建业队的进攻,选择无球状态下故意背后踢人,导致多拉多倒地,犯规队员在多拉多倒地后,顺势从多拉多身后跟随倒地,对手犯规队员倒地的瞬间再次伤及多拉多的小腿,导致多拉多右腿胫骨当即粉碎性骨折”。

郭光琪同时强调,“我们也尊重当值主裁给秦升黄牌而不是红牌的判罚。可能在判罚规则方面,那个动作不是暴力,但后果却是严重的。这个动作并不是冲着球去的。我们之所以将文字的东西给足协这两个部门,是因为根据程序规则,两个部门和协会纪律委员会在类似问题处理上有直接交集。尽管多拉多重伤的结果不可能更改,但我们必须对这样的事情讨公道,这也是对职业联赛负责的举动。至于结果,并不会以俱乐部的态度为标准。我们就看看中国足协怎么理解这个事情,我们相信会有一个公正的结果出来”。

足协过去从未有此先例

此次事件情况更加特殊

多拉多从初登中超舞台到重伤离场,前后只有40分钟左右,却很可能早早结束新赛季工作,这对建业俱乐部来说无疑构成巨大打击。如果按照现行外援注册与转会规定,建业俱乐部只能在夏季二次转会窗口之际有所调整,但调整幅度也非常有限。多拉多已占去全季外援总注册人数的一人,而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建业队不得不以3名外援应战,锋线主将缺阵对一支中游球队造成的影响有多大不难想象。那么针对此次意外事件,中国足协会不会给予建业俱乐部一定的“政策安慰”呢?

说到此,不得不提到上赛季建业队的保级功臣、另一位外援卡兰加。在上赛季中超第27轮与中赫国安队的比赛中,卡兰加帮助球队战胜对手,但赛后他却被诊断为脾脏破裂,医院不得不通过手术将其脾脏作出部分切除。由于国际足联及各级国际足球组织明令不得随意与受伤球员当方解约,建业俱乐部本着人道主义和对球员职业生涯负责的态度,决定留下他。但留用卡兰加就意味着他占据了一个外援注册名额,建业俱乐部原本希望中国足协能在此问题上多给俱乐部一个外援注册名额,但最终被拒绝。无奈之下,建业只得出资为卡兰加在海外某俱乐部落实了注册手续,而卡兰加时至今日仍随建业队训练。

那么建业俱乐部会否就多拉多受伤一事再度向中国足协提出补充外援名额申请?郭光琪表示,“我们正在整理一些材料,但具体文字的东西还没提交给足协。之前对于卡兰加的问题,足协也没有开口子,协会也并没有对此类问题推出具体新规则”。事实上,在卡兰加事件发生前,2017赛季中甲联赛还发生过北京北控外援蒂奥特猝死的不幸往事。当时北控俱乐部也曾提出在当年“二次转会”窗口开启之际增加一个外援补充名额的申请,但也未能如愿。中国足协作此决定据了解也是考虑“特事特办”可能招致其他俱乐部不满“待遇不公”。

不过和此前几个特例不同,多拉多的不幸发生在联赛首轮,如果他确认缺席赛季余下所有比赛,那么“少一名外援”的建业队是不是也遭遇了某种不公?一如郭光琪所言,“道歉也好,对犯规者追责也罢,都不能弥补多拉多重伤造成的损失。如果我们长期只能用3个外援应对联赛竞争,那么这样的竞争对我们来说是不是公平呢?”

网站地图xml地图